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12月1日 星期

香飘飘解禁3.54亿股背后 三年增收不增利 投资理财成老手

  11月30日,香飘飘(603711)解禁3.54亿股,占总股本比例84.59%,解禁市值约79.27亿元,解禁股类型是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涉及董事长蒋建琪、副董事长蒋建斌、董事陆家华、董事蒋晓莹、安徽志周合道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5名股东。

  截至11月30日收盘,香飘飘报22.6元/股,涨0.85%,总市值94.51亿元。相比3年前的发行价14.18元上涨了59.4%。

  限售股解禁后,香飘飘的相关股东是否有减持计划?红星资本局致电香飘飘董秘办,电话无人接听。

  分析人士向红星资本局表示,限售股解禁规模不等于实际减持规模。香飘飘解禁的首发原股东限售股,目前的市场价格与发行价相差不大,股东的减持动力不足,但不排除股东部分减持的可能。

  分析人士:三年业绩没起色,不排除股东部分套现可能

  香飘飘3.54亿股首次公开发行限售股36个月的锁定期届满,11月30日起上市流通。占总股本比例84.5855%。本次上市流通的限售股共涉及5名股东,分别为蒋建琪、蒋建斌、安徽志周合道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原“宁波志同道合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安徽志周合道”)、陆家华、蒋晓莹。

  以上5名股东为香飘飘的前5大股东,自然人股东均为创始人蒋建琪家族成员。蒋建琪持股56.42%、其妻陆家华持股6.89%、其女蒋晓莹持股4.3%、兄弟蒋建斌持股8.61%。此外,唯一的机构股东安徽志周合道持股8.36%,也主要是由蒋建琪家族出资设立,蒋建琪夫妻出资比例达71.4%,间接持有香飘飘5.869%的股份。蒋氏家族合计持股82.19%,可见香飘飘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

  此次限售股上市流通,蒋建琪、陆家华、蒋建斌曾在香飘飘上市时承诺,公司股票上市交易满36个月后,本人在担任公司董事期间,每年转让股份不超过本人持有的公司股份数量的25%;离职后半年内,不转让本人持有的公司股份。蒋晓莹和安徽志周合道没有以上股份锁定承诺。

  目前蒋建琪、陆家华、蒋建斌均担任香飘飘公司董事,三人合计直接持股比例达71.92%。按照上市承诺,三人今年不得转让超过公司总股本17.98%的股份,即63597460股。加上蒋晓莹和通过安徽志周合道间接持股,按照11月30日的收盘价22.6元/股,今年蒋氏家族最多可套现22.5亿元。

  资深投资人士李西林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巨量解禁可能带来短期利空,但投资者不必过于担心。“限售股解禁规模不等于实际减持规模。限售股股东是否存在减持动力与股票市值、套现需求等有关。”

  今年一季度,香飘飘的营收为4.3亿元,同比下滑48.61%,而净亏损高达8556.87万元,同比下滑279.13%。

  据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在营收同比增长22.36%的同时,归母净利润同比仅增长10.39%,仅占总营收的8.72%,已连续三年下降。

  2016年至2019年,公司的总营收分别为23.9亿元、26.4亿元、32.51亿元、39.78亿元,增长了近七成;但这4年间的净利润分别为2.66亿元、2.68亿元、3.15亿元、3.47亿元,只增长了30%。营业净利率分别为11.13%、10.15%、9.69%、8.72%,呈逐年下降趋势,说明企业获利能力减弱。到了今年前三季度,营业净利率仅为2.32%。这也意味着,公司已经连续三年增收不增利。

  香飘飘目前的市场价格与发行价相差不大,股东的减持动力不足,李西林称,“香飘飘的股价徘徊在20-30元区间,目前的22元的市场价不算理想。”

  他还表示,不排除部分套现的可能。“香飘飘上市三年增收不增利,业绩没有大的起色,股东可能部分套现,取决于他们对公司前景的信心。”

  理财投入近18亿

  研发费用不足两千万

  主营业务没有起色,香飘飘选择投资理财产品,而且还是老手。

  11月27日,香飘飘发布《关于使用闲置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的进展公告》。

  公告称,为进一步提高闲置资金使用效率,公司以2.53亿元购买理财产品,理财期限不超过1年,预计收益为350.16万元。公告显示,香飘飘共投资了13款理财产品,其中多为“集合资产管理计划”。

  据了解,近一年,香飘牌已经在理财产品中投入17.98亿元,累计带来收益1088.25万元。截至目前,尚有7.07亿元本金未收回,仍处于理财期限内。

  自2018年以来,香飘飘平均每两个月,就会发一次购买理财产品的公告。2018年购买理财产品单笔金额或任意时点累计余额不超过10亿元,2019年、2020年分别不超过20亿元。

  香飘飘2017年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6年,香飘飘购买理财产品余额分别为2.77亿元、4000万元、3500万元,购买理财产品取得的投资收益分别为133.35万元、238.82万元和168.25万元。其中,2015年的收益率达到近6%。

  与此同时,香飘飘在产品研发上的投入少得可怜,与当期的理财投入更是相差甚远,而营销费用却屡创新高。

  财报显示,2017年-2019年,香飘飘的研发费用分别是1390万元、883.62万元、3102.54万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0.53%、0.27%、0.80%。

  2017年-2019年,香飘飘的销售费用分别高达6.18亿元、8亿元和9.67亿元,均达到了当年净利润的2倍以上。其中广告费用分别为2.3亿元、2.99亿元和3.57亿元,与净利不相上下。

  就算危机四伏的2020年上半年,香飘飘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仅为1.31%,约为735万元,而广告费和市场推广费合计高达1.29亿元。

  10月31日,香飘飘发布2020年三季报,今年前三季度,香飘飘的研发费用为1853.99万元,同比减少33.95%。香飘飘解释称主要系疫情影响减少研发投入。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吴丹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