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1年3月17日 星期

给培训学校交了学费 课才上了一半咋就停了?

宇辉:转型遇到极大困难,正协商解决学员学费问题


  宇辉曾经的办公地点已在装修

  学员收到的信息

  58325元,这是李莉(化名)每月需要偿还的网贷。李莉是成都宇辉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的一名员工,她称,自2019年6月开始,公司便再未向其发放工资。在公司负责人的劝说下,她还以个人名义在各大网贷平台贷款50多万,以维持公司运营。

  在全国招聘企业中,宇辉集团曾辉煌一时。这家成立20多年,曾“称霸”成都招聘市场多年的企业,近日被曝资金链断裂,上百学员课程被迫中断。一些公司的员工也向媒体爆料称,为维持公司运营,曾在公司负责人劝说下借高额网贷,如今每月背负数万网贷月供,生活工作均难以为继。

  3月14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宇辉的法定代表人陈文畅,对于收学员费用无法缴纳学费一事,她表示目前正在跟校方协商,但对于让员工贷款维持公司经营运转,她未正面回应。

  培训学校学员:课上了一半 学校没钱交学费了 ■

  成都市民刘女士在一家民营医院药房上班,由于是中专文凭,为了考取执业药师证,她准备提升自己的学历,在朋友的介绍下,她于2019年12月花了6000元在成都宇辉职业技能培训学校(以下简称:宇辉)报考了成都开放大学的药学专业。她告诉记者,学习周期为两年半,从2020年四五月份开始网上上课,要一直到2022年年中才结束。

  而今年3月初,原本是新学年开学,但她却一直没有接到学校的开学通知,“而且100多人的班级群也被禁言。”她隐约觉得此事有些不简单。直到3月初,她被同班同学拉入维权群才知,由于宇辉没有向学校缴纳新学年的学费,学习计划有可能被迫中止,“想要继续学就还要给学校3000多元,可我全部学费之前就都给清了啊!”

  据了解,宇辉主要业务分为4个板块:人才招聘、考证书、学历提升以及技能培训。公开资料显示,其中宇辉的人才招聘板块截至2018年4月,已累计服务各行业企业450余万家次,服务求职人员1840万人次,实现就业330万人次,成立20多年来已成功举办各种招聘活动数千场。记者查询发现,在2010年-2013年期间,宇辉经常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有媒体更把它同成都人才市场、蜀都英汇人力资源市场并称为成都三家本土大型人才市场。

  而宇辉旗下的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成立于2001年,据曾就职于宇辉的工作人员介绍,从成立至今,学校已服务学员数万人。

  据了解,刘女士所报名的便是宇辉学历提升板块的服务。据宇辉内部工作人员介绍,宇辉作为第三方机构与学校以及学习中心合作,向学员一次性收取两至三年的学费,然后再分年付给学校以及学习中心,“然后宇辉拿40%左右的返点。”

  该工作人员介绍,从去年年底开始,宇辉便开始爆出经营难以为继的消息,“现在马上又面临给学员交学费,学费交不上,不少学员已经收到学校以及学习中心的催缴通知。”

  合作学校: 没收到学员学费 希望宇辉能解决 ■

  据与宇辉合作的成都开放大学的一位不愿具名的老师介绍,由于现在宇辉没有缴费,现在报考他们学校的学员全部都找到学校,希望学校能出面解决此事。该老师表示,宇辉与学校合作,学员的全部学费是直接交给宇辉的,“宇辉再按年付给学校,学员均由宇辉负责管理,学校只负责给学员操作后续的选课、报考,学校再返管理费给宇辉。”

  但该老师表示,“去年宇辉交了钱以后,今年就没钱交了。”他们目前也很苦恼,“钱交给学校就是学校的学员,交给宇辉就是宇辉的学员,但新学年的钱学校根本没收到。”因此学校也无法给学员继续开通学习,“除非学员向学校直接缴费,纳入学校直属学院的规范管理。”他们也希望宇辉能出面解决。

  据宇辉工作人员介绍,此次学历提升受影响的学员人数保守估计在五六百人左右,涉及资金达几百万元。

  经营困难:公司说服员工借网贷与公司共渡难关? ■

  事实上,“危机”早在几年前就开始显现,除了学员,部分员工也身陷其中。从2014年就进入宇辉的一名员工李莉介绍,公司最红火时,也是线下招聘最火的时候,那时在王府井旁的宇辉人才招聘市场,一天的营业额都能达10多万元。后来,当线下招聘不好做时,宇辉的重心就转到考证书、学历提升以及技能培训板块。

  李莉称,大概从2018年开始,公司就陆续出现员工工资未发等问题。目前,公司已欠她10多万元,“欠得最多的已有20多万元,都是公司的管理层”。后来经内部统计,一共有30多位员工未发工资,总金额超140万元,年前,员工们申请了劳动仲裁。“经过调解,陈文畅(公司法定代表人)说她认可这个工资。”但至于到期会不会给,他们心里都没有底,因为有的员工身上还“帮”公司背着债,到期也没按时还。

  这笔债从何而来?据李莉介绍,在公司经营困难时,老板陈文畅曾说服公司管理层让他们同公司一起共渡难关,“让我们以个人名义去各大网贷平台借款。”听信了老板的话,李莉从2019年9月开始,便在平安普惠、支付宝网商贷、花呗、京东金融、360借条等网贷平台借款超过50万元。

  李莉说:“最开始她(陈文畅)承诺不管公司经营如何困难,肯定会保证我们这部分人的网贷还款,但只还到去年11月就告诉我们‘还不上了’,需要我们自己想办法。”

  目前,李莉每月需要还款58325元,在公司未向其发放工资的前提下,每月的还款变得尤为困难。“已逾期很多次,我现在不得不一边打工一边还贷,但每个月五六万,根本还不上,杯水车薪。”

  李莉表示,目前自己的征信受损,催款电话每天都在响,“还打到父母那里去了。”现在,她不仅无法帮助家人分担家里的负担,反而因为欠款,让一家人精神压力都很大,能借的亲戚都借了。

  李莉称,据公司员工统计,目前公司有8名中高层员工以个人名义给公司贷款,总贷款金额超过300万元。今年1月,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陈文畅与他们签了一份个人借款协议,“协议中写明公司需从2月20号开始每月付6万元用于还款,但直到现在都没有付。”

  宇辉负责人:正协商解决学员学费问题 ■

  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了解到,陈文畅所任职企业有7家,其中,四川6家,上海1家,经营范围包括人力资源服务、家政、教育咨询等服务。陈文畅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成都宇辉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从今年2月开始,就陆续开展了工商变更登记,而其担任董事长的四川宇辉智乐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今年3月9日因为相关案件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3月12日,又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成都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3月14日,记者联系上宇辉法定代表人陈文畅,对于学员学费无法交付的问题,其表示他们目前正在跟校方协商,对于多久能协商成功,其表示“还需要时间。”

  而对于公司在经营困难期间,曾让员工网贷支持公司经营一事,陈文畅以无法核实记者身份、在忙为由婉拒了采访,记者提出加微信向其出示相应的身份证明,其表示同意,但截至发稿前,陈文畅仍未通过记者微信,电话也处于关机状态。

  钱都到哪里去了?宇辉:转型遇到极大困难

  记者了解到,近几天,有学员陆续收到宇辉工作人员发来的短信,信息中称:“报名的学员,因我司现金流出现困难,无法如期交付,影响到各位学员的学习,特此通知大家,请您先行垫付学费。”并欲与学员们签订协议,记者看到,在协议中称:“乙方(学员)委托甲方(宇辉)进行学历代报名,现因甲方经营出现困难,无法继续代为报名,(报名费用)将于2021年12月31日前支付,若未按前述安排归还款项,乙方有权要求甲方以未还金额为基数,按年利率6%支付违约金。”

  而为何会出现现金断流?在一份《致学员》书中,宇辉称自2021年1月中旬之后,公司转型遇到极大困难,“过去的两个月,公司经营现金流陷入困境,由于部分退费客户无法如期退费出现延时或者部分退还,学员集中上门,影响了公司的正常经营,导致员工流失,经营陷入更大的困境,公司的负责人和团队在努力与学员客户沟通协调,但由于大量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学员客户沟通和维护,无法腾出精力和时间开展新的项目和融资。为了保障客户的权益,将尽快兑现所有的学员客户承诺,恳请大家给我们时间来开展新的项目和积极融资,解决现金流问题。”

  员工们也很不解,宇辉近两年的收入每年都在千万以上,“员工工资没发,学员学费没给,那钱去哪里了?”目前,学员已报警,并向相关部门投诉,同时欲联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宇辉退还费用。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章玲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