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1年4月6日 星期

国产鞋从1499炒到48889 天价鞋害了谁?

  近日,“炒鞋”再次冲上热搜,引发热议。不过,这次的主角不再是“耐克”、“阿迪达斯”等国外品牌,而是“李宁”、“安踏”等国产品牌。

  “原价一千五,炒到四万八,暴涨31倍!”据报道,在得物APP上搜索发现,就能看到国产球鞋的爆款涨价、缺货的消息。

  相关话题更是屡屡登上热搜,让不少消费者感叹:“感兴趣的国产鞋都买不起了!”

  “原价1499,炒到48889”

  有人欢喜有人忧

  据多位网友反映,4月以来,李宁、安踏等国货品牌线下店人流量显著增加,有的甚至需要排队进。网友吐槽:想买个鞋不是断码就是压根没货。

  而从线上相关售卖球鞋的平台则发现,一款安踏哆啦A梦联名鞋,发售价格显示是499元,但现在的售卖价格却是3699元,足足涨了3000多。

  又比如李宁韦德之道7 wow7 The Moment超越限量款,40码的售价为10889元,相比发售价1699元涨了近6.4倍。

  在得物App上,以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为例,页面显示仅有42码,付款后6天内到货,售价竟高达48889元。而该鞋参考发售价仅1499元,涨幅达31倍。

  鞋贩子奔向国产品牌,有人欢喜有人忧。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一位球鞋行业从业多年的人表示,这段时间的行情非常“神奇”。在他的朋友圈里,做国货的同行不断刷屏“求货源,加价拿”。有同行一口气扫了10多万元的货,赚回了一辆车钱。

  另一位做球鞋生意的老板基本以耐克、阿迪等品牌球鞋为主,生意最好时,年销售额能过亿元。但最近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店铺访问量和销量断崖式下滑,几千万元的库存堆在了仓库里。商品在不断降价,保守预计这波至少得亏好几百万。

  几十年来,倒卖运动鞋一直是桩切实可行的生意。最初需求的出现可以回溯到1985年耐克推出篮球鞋“乔丹一代”,部分零售商开始加价出售到手的运动鞋。运动鞋热潮为新一代投机者创造了机会。很多年轻的倒卖者将鞋当作类似于大宗商品的可投资资产。运动鞋倒卖者就像Reddit网站上的短线交易者那样,利用社群和科技,在一个对他们并无充分防备的系统中钻空子。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真相究竟如何?

  球鞋发售后,有大资金入局,也会有散户收货;大批量收购、囤货后再去平台抬价到有足够收益的价钱出货。

  如何炒起来?

  球鞋文化其实发展已经很多年,近几年,国内一些热门综艺的播出加上自媒体的爆发,让人们更多地了解到了球鞋文化,也把球鞋文化推向了另一个顶峰。对一些消费者来说,球鞋不仅仅是穿着,它被赋予了更多时尚潮流的含义。当然,随着市场越来越多限量款的出现,球鞋价格也被人为炒高,倒买倒卖的鞋贩子把球鞋市场的泡沫越搞越大。

  球鞋博主马克解释,现在,球鞋市场上更盛行的是把更低折扣的鞋款搬运到价高的平台,圈内称“球鞋搬砖”。“因为之前这些限量球鞋门槛很高,需要很强大的关系网和供应链,然后逐渐替代的形式就变成‘球鞋搬砖’,以大家消费的这些国产鞋或者一些其他品牌的‘倒闭款’为主,成本比较低,导致大学生、年轻人越来越多。因为之前大家对国产鞋冷门款、‘倒闭款’消耗量并不大,随着国产的热度升高,目前这个价格突发性涨得特别高。”

  马克介绍了一份网传“炒鞋”操盘路径图:球鞋发售后,有大资金入局,也会有散户收货;大批量收购、囤货后再去平台抬价到有足够收益的价钱出货。

  马克表示,社交平台上类似庄家的人并不少,他们有一套自己的赚钱方式。“‘炒鞋’市场都是在一些社交平台或者专门的球鞋平台,类似庄家的人说自己通过‘炒鞋’赚了多少钱,你们可以很低门槛来做,就建个群。其实都是散户集中起来的球鞋群,集资来抬价,操控市场价格。”

  什么在助推?

  在诸多炒鞋新闻中,一个APP进入大家视线:得物。

  有网友直言不讳地表示:都说了是得物上的价格,那很正常啊,那本来就是一个炒鞋的地方。

  公开资料显示,得物于2015年孵化于虎扑论坛,2017年8月,虎扑旗下的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推出“毒”APP。2020年1月1日,“毒”App更名为得物。

  2018年,在王思聪等大佬推荐下,得物被大众所知。

  对于此次交易平台上出现天价球鞋的情况,得物App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球鞋品牌方每年会根据不同的时间节点,推出少数全球限量商品,市场价格会有不同。但这次异常波动已经引起平台重视,也进行了及时处理。相关负责人称,经核查,此次网传图中涉及的三款球鞋,价格均为平台卖家个人所设定,且在卖家设定的价格下并无买家成交或极少有买家成交。目前,针对这三款中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过大的球鞋,已进行禁售处理。

  得物APP从小众球鞋市场到成为国内潮鞋最大的讨论和交易平台,离不开前几年的炒鞋热。2020年年初改名后,得物开始重点发力潮流全品类,从品类和模式上进一步扩充。但主要针对的消费主体还是年轻人。

  得物也宣称将打造亚洲乃至全球最大的人工智能鉴别场景,但其也因为鉴别、售后等问题一直诟病不断。

  2020年6月29日,中消协公布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其中特别提及得物,其在监测期内共被搜到8735条相关负面信息,主要涉及假冒伪劣、鉴定费、优惠券等问题。当时,微博上“中消协点名得物APP”话题,阅读量高达1.2亿,其中的产品假冒伪劣问题最受网友关注。

  更早的2019年10月,在炒鞋市场疯狂数月后,央行上海分行发文《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指出,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并且点名批评了10余个炒鞋平台。彼时,还未更名为得物的毒APP排在首位。

  律师说法

  “炒鞋”可能涉嫌多项违法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岳屾山认为,消费者如果只是听说“炒鞋”可以赚钱就盲目入场,可能面临很大风险。“其实这就有点像击鼓传花,这个人把价格不断炒上去,但到了一定的顶点时或者鞋大量进入,这个泡沫戳破了的时候,一定有接盘的。接盘的这些参与者或者消费者可能就像割韭菜一样被一茬一茬割掉了。像利用市场行情超过了商品价值本身的议价行为去炒作商品,风险非常大。因为这种炒作行为导致很多普通人上当受骗或者遭受损失,对于品牌或对于整个行业来讲,都不是好事情。一方面参与者不要想着一夜暴富,别人说‘炒鞋’挣了一辆车钱,但是这些可能只是江湖传说并不是真实发生的。”

  马克也介绍说,周围也一直有赔钱的案例出现。“最近这一次有朋友拿了几千双球鞋,然后一双砸价砸了一百元,一双亏一百元就亏了十几万元。”

  近来,因为“炒鞋”发生的诈骗案件也时有发生,目标群体在朝着低龄化发展,被害人也多以在读高中生、大学生为主。岳屾山表示,“炒鞋”可能涉嫌多项违法,需要相关部门出手监管。“比如像几家大的炒鞋商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这个是违反价格法的行为;利用虚假的价格手段来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跟他进行交易,可能都属于一种价格违法的行为。还有这里会涉及到大量资金,可能也会存在比如洗钱这种违法犯罪行为,或者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需要生产厂家做好产量控制,像用这种囤积居奇的方式来推销自己的商品,市场监管部门还是要提高警惕,要及时给予关注,要看一看这里面是否存在价格违法行为、是否存在市场的虚假宣传行为、是否存在违法犯罪的行为,要及时进行打击。”

  新华时评

  借机哄抬“国货”价格是自断门路

  近日,在微博、朋友圈和以虎扑为代表的一些网络论坛上,出现了国产品牌球鞋涨价和缺货的消息。一些网民发现,李宁、安踏等国产品牌的有些“限量款”球鞋价格飙涨,其中某品牌一款球鞋的价格涨幅达31倍。

  知名国产品牌的限量款球鞋在二手市场上存在一定溢价并不新鲜。然而,这一波价格上涨明显超出溢价范畴,远离价值规律。一件商品短短几天涨价数十倍,显然不是市场运行的正常现象。

  近年来,国产品牌在科技研发和外观设计等方面都有了长足进步,的确有了迈向中高端市场的底气。加之当前一些洋品牌球鞋因其恶意“封杀”“新疆棉”行为受到中国市场冷落,消费者纷纷用脚投票支持国货,国产品牌遇到良好发展契机。然而,如果因为“炒鞋”导致球鞋爱好者买不到想要的球鞋,进而让国产品牌失去消费者的信任,无异于竭泽而渔,自断国产品牌升级之路。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少数互联网平台打着“真假鉴定”等旗号,在“炒鞋”问题上借机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平台为“炒鞋”“囤鞋”的年轻消费者提供信贷支持,扮演不光彩的角色。

  诚信经营童叟无欺始终是企业应当遵循的发展正道,借机偷奸耍滑坑蒙拐骗终究只会害人害己。对当前一些网络平台借机哄抬价格的行为,品牌方应当尽快动起来,维护品牌形象。监管部门也应积极作为加强监管和引导,维护市场秩序,为“国货”发展创造良好环境。综合新华社、央视新闻、每日经济新闻、中国基金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