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1年6月11日 星期

拜登开启上任后首次海外访问 意欲修补裂痕

美英关系难唱“昔日重来”


  5月3日,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右)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英国伦敦举行新闻发布会

  美国总统拜登于当地时间6月9日抵达英国,开启他上任后首次海外访问。在为期8天的访欧行程中,他将出席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和北约峰会,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瑞士会晤。

  拜登出访首站选择英国,反映出美国意欲加强两国“特殊伙伴关系”,修补特朗普执政时期留下的裂痕,双方或许会特意设置“秀恩爱”的场面。然而,近年来两国关系一直受到英国“脱欧”和“美国优先”等因素的影响,曾经的“特殊关系”恐难高唱“昔日重来”。

  同时,舆论普遍认为,拜登此访也旨在修复过去4年严重受损的美欧关系。不过,鉴于大西洋两岸间“尴尬事”与“麻烦事”不断,要重建互信,“破镜重圆”,并非易事。

  ■首访英国

  修复“特殊关系”的诸多伤痕

  按计划,拜登将到访英格兰一处空军基地,与英国首相约翰逊双边会谈并出席在康沃尔郡举行的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最后到温莎城堡会见英国女王。

  英国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但特朗普上台后,美英在贸易、伊朗核协议等多个问题上争吵不断,“特殊关系”频添伤痕,分量不断降低。

  英国基尔大学国际关系教授约翰·沃格勒指出,其实所谓美英特殊关系自形成之日起就是一个“有问题的概念”,双方对这一关系的重视程度并不对等。尤其是经历了近年来双边关系低谷之后,现任英国首相约翰逊对这一关系尤其谨慎。“美国与许多盟友有所谓特殊关系,但英国的特殊关系盟友似乎只有一个美国。我认为约翰逊甚至不喜欢谈论这种特殊关系。”

  英国舆论也认为,即便拜登上台后做出种种修补跨大西洋关系的承诺,被特朗普“伤过心”的英国在短期内依然会以警惕的心态对待美国政府,也依然希望在外交、经济和防务方面争取更加独立,以进一步谋求“脱欧”后“全球化英国”的影响力。

  美国看重与英国的纽带,除了英国本身实力外,另一个重点是英国在欧盟发挥的作用,能在欧盟内部关照美国利益。

  沃格勒认为,对美国而言,“脱欧”后的英国可倚重程度显著降低,这枚棋子用途大不如前。“从历史上看,英国对美国的外交政策非常有用,因为我们一直处于欧盟的核心。如果美国想向欧盟介绍新事务或了解欧盟正在发生的事,那么英国人作为一个跨越大西洋的桥梁非常有用。当然,现在我们对美国已经没那么有用了。”

  英国原本希望得到美国的支持和帮助,想要在“脱欧”后尽快与美国这一“最亲密盟友”签署贸易协定。但美国却“乘人之危”,试图借此最大化自己的利益。美国利用在美英贸易协定谈判中对英国开出极为苛刻的条件,不仅想把农产品纳入谈判框架,还要求英国改革其国家医疗服务体系,而这些均触及英国的关键利益。

  此外,拜登政府近期多次对英国和欧盟在北爱尔兰问题上的纠纷表达关注。拜登警告,如果英国“脱欧”危及爱尔兰岛的和平进程,美国将不会与英国达成贸易协议。而欧盟官员也希望游说拜登此次欧洲访问期间给约翰逊施加压力,推动解决北爱尔兰问题。

  ■利益分歧

  欧盟与美国恢复合作无法一蹴而就

  拜登出发前对媒体表示,他此行将清楚表明“欧洲与美国关系紧密”。然而,最近爆出的“监听门”丑闻却给这次访问增添了几分尴尬。德国《柏林日报》指出,这一事件给欧洲国家当头一棒,也给拜登的欧洲之行蒙上阴影。

  在前总统特朗普任内,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和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施压欧洲盟友增加军费开支,对欧盟钢铝产品加征关税,这一系列行动令双方在政治、经济与安全等领域矛盾加剧。拜登政府上台后,一直强调盟友的重要性,重申对盟友的安全承诺,并在多领域向欧洲伸出橄榄枝,试图改善陷入低谷的美欧关系。

  面对重回传统套路的美国,欧洲国家领导人持“热情但警惕”的态度。美国《纽约时报》9日在一篇报道中指出,尽管拜登着力宣扬“美国回归”,但欧洲国家领导人无法确定美国前进的方向,他们正密切关注美国国内激烈的政治争论,并注意到特朗普对美国共和党的控制没有减弱。

  除信任危机外,美欧间在经贸和大国关系等方面也存在实质性分歧,要解决这些“麻烦事”绝非易事。

  过去几年,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欧盟以及其他一些国家加征钢铝关税,而欧洲国家则对一些美国科技巨头征收数字服务税,双方为此争端不断。据一些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和欧盟领导人希望在下周于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会晤中结束贸易争端,包括航空补贴争端、美国加征的钢铝关税及欧盟对此的反制措施等。

  不过,双方能否在谈判桌上取得突破仍是未知数。美国《政治报》网站刊文指出,欧盟与美国恢复合作并非一蹴而就的过程。美国官员经常批评欧洲国家在反垄断调查和监管方面不公平地针对美国科技公司,一些欧盟国家不希望它们与中国的重要经贸关系因为美国的原因而遭到破坏。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试图拉拢盟友共同打压俄罗斯与中国等国家,但在欧洲并未引发“共鸣”。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安会)主办方9日发布的年度安全报告称,眼下全球在抗击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变化、军备控制等议题上需要多边合作。西方国家与俄中等国在“竞争中不能摒弃合作,合作中不能摒弃竞争”。一名欧盟资深外交官对媒体表示,“现实就是我们与美国不是百分百团结”。

  一份由德国智库贝塔斯曼基金会和美国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近期联合发布的民调显示,因美国政府此前抗疫不力,美国作为“全球领导者”的声望在欧洲受挫,而拜登上台以来也并没有出现反弹。一些人期待的“拜登效应”并未发生。

  慕安会报告指出,当前美国战略重心已转移至亚太地区,美国已从欧洲逐渐抽身。慕安会主席沃尔夫冈·伊申格尔认为,依赖美国提供安全保护的时代已过去,欧洲需要重新思考自身战略定位。(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