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1年7月22日 星期

大连圣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业绩不够?卖52只企鹅来凑

  连续上演几出闹剧,大连圣亚(600593.SH)被监管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7月20日,上交所发布公告,对大连圣亚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根据公告内容,上交所认为,大连圣亚2020年度营业收入为11422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8405万元。经审核,大连圣亚2020年度部分销售收入应属于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

  而这场退市风波的源头,是大连圣亚为了凑业绩售卖了52只企鹅……

  卖企鹅凑业绩

  险过暂停上市风险“红线”

  2021年4月30日,大连圣亚披露2020年报,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为11422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为-8405万元。

  但上交所依据监管职责对大连圣亚年度报告进行了审核,发现其曾分别于2021年1月30日、4月28日和29日3次披露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公告,明确预计主营业务收入低于1亿元。

  对于收入突然大幅增加,经上交所询问,大连圣亚称,新增收入主要来源于企鹅销售。2020年,公司共销售企鹅52只,其中,44只企鹅销售确认为主营业务收入,共计1876万元;其余8只企鹅销售作为资产处置收益。52只企鹅共带来约2200万元收入。

  加上售卖企鹅的2200万元收入,大连圣亚才勉强跨过营收低于1亿元即被暂停上市的风险“红线”。

  对此,上交所认为,大连圣亚2020年度相关新增销售收入1876万元属于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在判断公司股票是否触及退市风险警示情形时应当予以扣除,扣除后公司2020年度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

  除此之外,大连圣亚年审会计师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于2021年7月13日出具《关于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度营业收入扣除事项的专项核查意见》(中兴财光华审专字﹝2021﹞第318064号)认定,公司2020年度营业收入中应当扣除当年新增销售收入1876万元和其他收入共3021万元,扣除后的营业收入为8401万元。

  7月20日,上交所就该事件再次发文答记者问。文章显示,除了公司年审会计师同样认为应当扣除售卖企鹅的收入外,上交所还认为大连圣亚的企鹅销售收入确认依据不充分,且企鹅销售收入不具备稳定性。

  大连圣亚提供的数据显示,公司2016年至2020年分别销售企鹅40只、30只、15只、4只和52只。其中,2016年至2019年公司销售企鹅均作为出售生产性生物资产进行了会计核算,未确认销售收入,说明公司销售消耗性企鹅未形成稳定业务模式和规模。2020年公司企鹅销售数量出现大幅增长,直接销售企鹅且作为消耗性企鹅进行会计核算的业务模式能否持续,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公开“叫板”上交所

  以商业秘密为由拒不提供证明材料

  为进一步核实情况,上交所联合证监会大连监管局曾于6月8日对大连圣亚进行现场检查。检查中,大连圣亚以商业秘密等为由拒不提供相关证明材料,企鹅销售会计核算相关内部控制的完备性和有效性无法核实,且发现部分重要会计凭证和审计底稿存在更改和不一致的情况。

  直至7月13日最后期限,大连圣亚依旧没有回复上交所关于企鹅销售的明细。

  逾期回应监管之后,7月15日,大连圣亚还通过微信平台“精彩圣亚”发文,称上交所员工“利用”手中职权阻挠上市公司正常的信息披露。对此,大连圣亚公开叫板上交所,“监管是基于事实吗”“明明可以让一个饱受疫情打击的旅游企业不被ST的”。

  事实上,自2019年以来,大连圣亚就因信息披露严重失序,存在多项违规情形,为避免公司随意发布公告、干扰投资者正常的投资决策,上交所已于2021年2月2日起暂停大连圣亚适用信息披露直通车业务,其发布的公告须经上交所事前登记并做合规性审核,合法合规的公告仍可正常发布披露。

  此外,大连圣亚还质疑会计师事务所,“企鹅销售就是公司经常性业务收入,会计师事务所究竟受了多大压力在短短三个月做出前后两次完全相反的更改结论”?

  多次发布退市风险提示

  一年时间市值蒸发超一半

  早在今年1月3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再次提出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进一步完善退市标准,简化退市程序,畅通多元化退出渠道。同时严格实施退市制度,对触及退市标准的坚决予以退市,对恶意规避退市标准的予以严厉打击。

  据央视财经统计,1月份,A股共有6家上市公司面临退市。开年以来,两市已有67家上市公司发布退市或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大连圣亚就在其中。

  再往前,2020年7月6日,大连圣亚公告称,公司新任董事毛崴因涉嫌实施操作证券市场违法行为,已被中国证监会上海证券监管专员办事处立案调查。彼时,大连圣亚多名原高管被强行免职,“强行闯入”的磐京基金被公司第一大股东、有着国资背景的星海湾投资斥为“野蛮人”。

  2020年7月7日,大连圣亚发起人股东、迈克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外来股东不顾各方反对强行改组董事会,几家发起人股东均表示强烈不满,已经提起诉讼。当日收盘,大连圣亚报39.72元/股,总市值51.16亿元。

  而截至2021年7月13日最后期限当日,大连圣亚停牌后股价为18.38元/股,总市值23.67亿元,一年时间,其市值已蒸发超一半。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邓凌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