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1年7月22日 星期

立陶宛同意台湾当局在其首都设“代表处”

国台办:不要向“台独”势力发出错误信号

  ■ 针对民进党当局宣布将在立陶宛设立“代表处”,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20日应询表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反对我建交国与中国台湾地区发展官方关系。我们敦促立陶宛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不要向“台独”势力发出错误信号。民进党当局和“台独”势力的设“处”闹剧目的是谋“独”。再怎么折腾,也改变不了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事实,撼动不了一个中国的国际格局。

  ■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0日表示,中方坚决反对建交国同台湾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反对建交国同台湾互设所谓“代表处”。我们敦促立方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恪守建交承诺。

  继退出“17+1”合作机制之后,立陶宛再次冲到反华一线,同意台湾当局在其首都维尔纽斯设立所谓“代表处”。

  专家认为,立陶宛高度依赖美国提供安全保障,一直走亲美路线。拜登政府上台后对中东欧国家有所冷落,立陶宛试图通过打“台湾牌”向拜登政府纳“投名状”,提升自身对美国的价值。由于立陶宛体量有限,影响有限,其反华操作难以影响中欧合作大局。

  对华政策转向激进

  台湾当局20日宣布,经与立陶宛方面协商后将在立首都设立“代表处”。

  立陶宛曾是苏联加盟共和国,独立后于2004年加入北约和欧盟。由于历史恩怨等因素,立陶宛等波罗的海国家对俄疑惧心理突出,在安全上高度依赖美国,长期采取亲美政策,对俄态度强硬。

  在中美关系发生变化前,立陶宛对华政策相对比较务实,中立关系曾长期保持稳定发展。随着美国对华采取遏制打压政策,立陶宛的对华政策逐渐走偏。特朗普执政期间,立陶宛开始在一些涉华问题上随美国起舞,如支持美推出的“清洁网络”计划。

  2019年2月,立陶宛安全部门在报告中将中国称为“国家安全威胁”。

  2020年10月,立陶宛举行议会选举,中右翼祖国联盟-立陶宛基督教民主党人主导的执政联盟上台执政,随后立陶宛对华政策风格明显转向激进。拜登政府上台执政后,打着共同价值观等旗号拉拢欧洲等地区国家组建反华联盟,立陶宛成为欧洲国家中的反华急先锋。

  今年以来,立陶宛反华操作不断。立议会2月通过有关退出“17+1”等决议。5月20日,立议会通过决议,干涉新疆问题。随后,立外长兰茨贝吉斯宣布正式退出“17+1”。

  为何冲到反华一线

  专家认为,立陶宛在台湾问题上的拙劣表演背后有美国的怂恿默许,其一系列反华操作都与美国有直接关系。

  首先,立陶宛迫于压力完全倒向美国。拜登政府上台以来,欧洲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的压力加大。对美需求甚多的立陶宛政府选择倒向美国。

  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赵会荣认为,中东欧国家承受着拜登政府和美国盟友越来越大的压力,被要求减少甚至终止与中国的合作。正是由于这种压力,立陶宛政客将中国称为“安全威胁”。

  其次,立陶宛政府急于向拜登政府示好。拜登上台后,美国将与法德等西欧大国的协调合作作为重点,对中东欧的重视度下降,不仅未落实特朗普政府对“三海倡议”的投资承诺,还在“北溪-2”等关键问题上跟中东欧国家唱反调。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专家杨博文认为,中东欧国家,尤其是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视俄罗斯为心腹大患,依赖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在克里米亚入俄、乌克兰东部持续冲突、白俄罗斯局势动荡等背景下,立陶宛等国愈发担心俄罗斯恢复原苏联时期的势力范围,对美安全需求有增无减。

  第三,立陶宛一些政客曲解“17+1”机制,对中立合作不满。“17+1”机制建立以来,中立贸易及投资额显著提升,但立一些政客认为中方对立重视程度有限,在“17+1”框架下的投入偏向其他国家。此外,一些政客还炒作立陶宛对华贸易逆差。

  对中欧合作有何影响

  专家认为,立方反华行径严重侵犯中国利益,极大损害中立合作。立方投机行为或许能在短期内引起美方重视,但考虑到美国将战略重心放在印太地区、试图稳住俄罗斯以加强对华战略竞争,立陶宛到头来只会得不偿失。

  赵会荣说,鉴于其地理位置、人口、经济和全球影响力,立陶宛退出对中国和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的影响有限。据中国商务部数据,去年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贸易额超过1000亿美元,其中与立陶宛的贸易额占比还不到2%。

  杨博文认为,中立关系趋冷对中欧关系不会产生实质影响。一是立陶宛体量有限,在欧洲声量有限,难以影响欧洲舆论。二是欧洲其他国家与立陶宛的观点立场不尽相同,不会轻易跟风。大多数中东欧国家在大国之间寻求平衡,无意伤害对华合作关系。三是立陶宛单方面宣布退出“17+1”、打“台湾牌”并非中国压力所致,而是其为获取美支持的主动行为,因此其他国家没有跟进的必要。(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