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1年7月22日 星期

消防员强拉野泳男孩上岸岂能说“多此一举”

  日前,江西赣州一则“过路消防员劝阻男孩野泳无效强行拉上岸”的视频引发了众多网友关注。画面显示,几名消防员外出训练途中,发现4名男孩在水库野泳。消防员在岸上劝说,但孩子们始终不愿上岸。消防员担心会出事,于是下水强行将他们拉上岸。

  对于这件事,不少网友都表示“消防员干得漂亮”。不过,也有部分网友感觉消防员“多此一举”,理由是:我们小时候也是在河里、水库里练出来的,现在管得这么严,孩子都成温室的花朵了。这样的论调貌似有理有据,虽然不是主流声音,却也代表了不少人的想法,颇值一辩。

  心理学中有一个概念叫“幸存者偏差”,用在野泳这件事上也格外贴切——个别网友现身说法,以儿时经历替野泳辩护的时候,其实只是以“幸存者”的姿态描述过滤后的信息,而那些不幸者,已经永远没有了发声的机会。

  据媒体报道,我国每年约有5.9万人死于溺水,其中未成年人占据了95%以上,农村儿童溺死率远高于城市。

  每年暑假,教育主管部门都将“防溺水”当作安全教育的重中之重,尽管如此,仍未阻止溺水悲剧的一再发生。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不少家庭特别是农村家庭,难以对孩子实行全方位看护;另一方面在于,一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孩子,千方百计想要挣脱“温室”的怀抱。

  对于学校和家长来说,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护是必要的,但在签订安全责任书的过程中,更应该教育和引导孩子主动参与其中。孩子是安全责任书保护的主体,只有教育和引导他们懂得规避风险,才能确保他们主动远离危险水源,而不是迫于压力委屈接受,同时不失时机地寻找出逃的机会。

  防溺水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安全教育问题,而是涉及诸多领域的社会问题。从维护公共安全的角度出发,有必要对公共水源加强管理,及时清除那些无主的废弃坑塘;从落实看护责任的角度出发,村委会或居委会等基层组织有必要对辖区居民进行摸底排查,对于那些无力照看孩子的家庭提供帮助;从维护孩子健康成长的角度出发,有必要建设相应的公共活动场所,使孩子能够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戏水消暑。

  只有建立起联防联管的长效机制,才能让“温室”更有“温度”,在满足孩子精神物质需求的同时,为孩子的暑期生活织起一张安全防护网。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赵志疆

  防溺水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安全教育问题,而是涉及诸多领域的社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