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1年9月15日 星期

天齐锂业重启港股上市

家里有矿,兜里缺钱?

  9月13日晚,天齐锂业(002466.SZ)公告宣布启动港股上市,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债务偿还、产能扩张和补充运营资本。这是2018年天齐锂业港股发行失败后,第二次冲击港股。

  随着锂盐价格回暖,手握全球最大的硬岩锂矿和世界卤水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盐湖,天齐锂业的股价较去年同期上涨超4倍,总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元。

  然而,天齐锂业以“蛇吞象”的方式并购海外优质锂矿资产时,正值锂价低谷,加上港股融资失败,给公司带来了沉重的财务负担。如果此次顺利在港股上市,天齐锂业或将摆脱并购遗留的债务问题。曾在矿业周期顶点上“失足”的天齐锂业,能否抓住这一轮锂价上行周期的风口?

  上半年净利不足1亿

  撑起1800亿市值

  新能源汽车无疑是近年来最大的行业风口。

  数据显示,2010年-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增长了174倍。2021年上半年,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国内新能源汽车新注册登记量达110.3万辆,同比增长234.9%。

  激增的市场需求下,作为锂电池核心原料的锂盐,也迎来新一轮上行周期,价格一路疯涨。作为曾经亚洲最大锂生产商的天齐锂业,股价较去年同期上涨超4倍,总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元。截至9月14日,天齐锂业收报124.2元/股,总市值1834.56亿元。

  但实际上天齐锂业才刚刚实现扭亏为盈,并未远离危机。从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天齐锂业所有报告期全部是大额亏损状态。直到今年上半年,天齐锂业才实现营收23.51亿元,净利润0.86亿元。

  以不到1亿元的净利润支撑起近1800亿元的市值,这无疑是资本市场看好天齐锂业的前景和高成长性,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它“家里有矿”。

  通过两起海外并购,天齐锂业拥有全球最大的硬岩锂矿和世界卤水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盐湖。债务危机解除后,受益于电动车与储能大发展的需求驱动,未来两三年锂市景气是大概率事件,天齐锂业的业绩有望迎来突飞猛进。

  多家机构都对天齐锂业给出了“买入”、“增持”评级。不过对于天齐锂业当前的市值,有业内人士向红星资本局指出,“这显然是被高估了,把未来多年的成长空间都算进去了,透支了较为长远的未来预期。”

  “蛇吞象”式海外收购

  一场腾飞一次危机

  天齐锂业被市场看好的两大海外矿产,都来自两场“蛇吞象”式的并购。第一场资本运作,天齐锂业赢了,从此走上发展的快车道;第二场则险些将公司推入深渊,不仅背负上了巨额债务和财务费用,长期拖累公司业绩,甚至资金链一度出现危机。

  天齐锂业2010年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时,营收不足3个亿,净利润不足5000万元。2012年的第一次收购,让天齐锂业一跃成为全球锂业龙头。

  当时全球最大的锂矿公司泰利森和洛克伍德达成一致,洛克伍德将收购泰利森全部股份并将其退市。一旦收购完成,全球锂产业上游资源将集中到SQM、FMC和洛克伍德手中,下游厂商的话语权进一步降低。

  彼时,天齐锂业的锂辉石原料来自泰利森,为了避免命脉落入他人之手,天齐锂业紧急启动拦截式收购。2013年,天齐锂业通过定向增发募资40亿元,最终以30.41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泰利森51%股权。

  收购完成后的2014年至2017年间,天齐锂业净利润从1.31亿元飙升至21.45亿元。机构Roskill的报告显示,按2017年的产量计,天齐锂业是世界第三大以及亚洲最大的锂化合物生产商。

  从第一场并购中尝到甜头的天齐锂业,大胆地开启了下一场“蛇吞象”式的并购。2018年6月,天齐锂业公告称,拟以40.66亿美元收购全球盐湖巨头智利矿业化工(SQM.US)23.77%的股份,成为SQM第二大股东。

  这其中,只有2.41亿美元来自天齐锂业自有资金,35亿美元则来自中信银行牵头的境内外银团,其资金杠杆达到6.18倍。

  SQM是全球两家公司得以在阿塔卡玛盐湖开采锂矿的公司之一,而阿卡塔玛盐湖是全世界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的盐湖。

  供大于求锂价走低

  高额利息费用吞没利润

  但碳酸锂价格从2017年底开始就有下滑的趋势。

  为追求锂矿的高额利润,国内上市公司纷纷围绕锂辉石矿山、锂盐湖、锂云母及其相关产业进行巨额投资和产能扩张,海外锂矿业巨头也在加紧恢复产能,新增锂盐产能不断释放。与此同时,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碳酸锂下游需求出现萎缩。

  供大于求下,锂价进入下行空间。天齐锂业的盈利空间也不断被压缩,其股价开始跟随锂价一路下跌。

  2019年,天齐锂业对SQM进行了高达52.79亿元的巨额商誉减值,导致2019年的亏损金额达到59.83亿元。过高的杠杆还带来了高额利息费用,吞没了公司的利润。

  这种情况下,天齐锂业不出意料地出现了贷款逾期和业绩亏损,2020年亏损18.34亿元。巨额债务重压下,天齐锂业陷入了流动性不足-影响生产和扩充-利润下降-债务增加的死循环。

  直到2020年底,天齐锂业以泰利森24.99%的股权和澳洲奎纳纳项目49%的股权为代价,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了战略投资者IGO,后者以现金出资14亿美元。

  截至今年6月战投完成交割之前,天齐锂业背负的贷款包含本金及利息在内,有30.84亿美元。用12亿美元还贷后,天齐锂业的负债率将从83%降低至63%。

  而剩余的贷款还有18.84亿美元,其中6.84亿美元A+C类贷款展期后将于2022年11月到期,12亿美元B类贷款展期后将于2024年11月到期。

  业内人士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天齐锂业港股上市或将解决债务危机,不过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吴丹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