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2年1月15日 星期

员工一度超万人 年销售额达到13亿美元 卡片数码相机曾占佳能全球销售量一半

被智能手机打败?32年佳能珠海官宣停产

  ■ 15日,数码影像设备厂商佳能珠海有限公司即将迎来成立32周年的日子,然而,1月12日,佳能珠海有限公司(下称“佳能珠海”)发布公告称,由于全球相机市场急剧萎缩,加上疫情影响,公司经营面临空前困难。总部正在集团整体经营架构进行调整,并决定终止公司生产。

  ■ 1月13日,珠海高新区对多家媒体确认,在珠海发展32年的佳能珠海已停产,目前企业正在跟员工商量处置方案。

  ■ 佳能珠海成立于1990年,主要承接佳能在中国的相机生产业务,产品包括镜片、数码照相机和数码摄像机等。去年该公司发布的年报显示,佳能在中国共有五家制造公司,分别位于大连、苏州、中山、珠海和台湾地区。在中国大陆,珠海是唯一一家生产相机的工厂,其他工厂主要生产打印机、复印机等。

  ■ 不过,佳能珠海的停产并不意味着佳能单反业务的停摆。佳能珠海表示,此前佳能就有5年内撤出珠海的计划,此次停产并不突然,只是佳能淘汰低端产能的策略。

  政府相关部门已介入

  40余家企业提供4500个再就业岗位

  《华夏时报》记者从珠海市高新区管委会方面了解到,目前管委会已有相关部门介入,协调企业与员工之间的方案协商。

  管委会宣传科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珠海发展32年的佳能珠海“终止公司生产”情况属实。“佳能珠海终止公司生产是企业经营行为,停产原因主要是因为全球照相机市场急剧萎缩以及新冠肺炎病毒长期肆虐导致的企业经营情况不善。目前佳能珠海已向管委会报备了相关事宜,管委会已有相关部门介入,督促企业依法依规保障员工权益。”

  “管委会已经在积极统筹安排目前因公司停产而面临遣散的874位佳能珠海员工的再就业事宜,目前有40多家企业提供出4500多个岗位。”上述人员向记者表示。

  佳能珠海曾经的辉煌:

  从最初100多名员工、年销售额200万美元,仅用21年,佳能珠海便发展成为员工超过1万人、年销售额达到13亿美元、年纳税总额在1亿元以上的大型企业,其生产的卡片数码相机曾占佳能全球卡片数码相机销售量的一半。

  公开资料显示,佳能珠海有限公司是最早进入珠海的世界500强之一,成立于1990年1月15日,日本独资企业,也是曾经日资企业在珠海的龙头老大哥。

  启信宝的资料显示,佳能珠海有限公司的股东为日本佳能公司和佳能(中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83.08%和16.92%。根据启信宝,佳能(中国)有限公司共对外投资了13家企业,其中就包括了佳能珠海有限公司。除此之外,还有佳能(苏州)有限公司、佳能(苏州)系统软件有限公司、佳能精技立志凯高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等,产品覆盖彩色数码复合机、黑白数码复合机、办公产品周边设备和软件产品等。

  2018年佳能珠海有限公司取得海关“AEO”认证,2019年荣获珠海外商投资企业协会30周年“金渔女”奖。公司当时位于珠海市板障山下的北岭,从最初的镜片,照相机,到后来的打印机,传真机,扫描仪,CIS(接触式图像传感器)。

  2013年11月,为了顺应珠海市城市规划发展需要,公司搬迁至位于珠海市高新区的金鼎工业区,目前产品主要包括镜片、数码照相机、数码摄像机等。

  佳能珠海成立之时,刚好是国内合资企业最辉煌的年代,也承载了一代员工的青春时光。据时代财经报道,有离职员工在社交平台怀念佳能时表示,“佳能的环境待遇很好,厂房、宿舍楼都是新建的,宿舍设备齐全,空调、洗衣机、热水器都有。”

  “佳能珠海还在北岭工厂的时候那叫一个辉煌,地段都是珠海黄金地段。”一位前佳能珠海供应商对记者回忆,当时为了争夺一张佳能的订单,供应商需要使出浑身解数。

  佳能珠海近年来风光不再:

  佳能珠海官网发布的《佳能珠海2020年度环境报告书》显示,截止2020年底,公司投资总额2.2亿美元。2020年实际生产镜片1229万片、数码照相机102.9万台、数码摄像机9.4万台,员工1317人。

  据时代财经报道,有供应商对记者此前佳能就有5年内撤出珠海的计划,此次停产并不突然,只是佳能淘汰低端产能的策略。“佳能连高端打印机都不是中国生产的,珠海也只是承担中低端产品的生产。目前的卡片机或者低端微单买的人不多,这部分产能,佳能估计早就想淘汰了。并且日本不愿意把单反和无单生产移到中国来,目前单反镜头产线也是日本本土生产。”

  前佳能珠海某供应商也表示,佳能珠海大约从三年前就开始走下坡路,逐年减产,大部分供应商早已“不待见”佳能订单,“(佳能订单)有无都没有关系,大部分老板都觉得佳能订单少、要求高也不愿意做。”

  而且2019年便有员工在社交平台发视频表示,佳能工厂不复以往的繁荣,工厂里几乎看不见人,员工宿舍也出租给了大学生。也有员工晒出工资单表示,自己2020年的工资甚至不如2012年。

  佳能相机承载了很多70后、80后摄影专业人士和摄影爱好者的青春记忆。从事专业摄像的南京市民杨先生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读大学时买了第一台佳能胶片相机,2002年,相机加镜头一共花了1万多吧,挺贵,印象中当年南京房价一个平方米才三四千块。”

  对于佳能珠海工厂关闭,赵先生认为:“不需要悲观,佳能只是转变了经营方向,停产低端,布局高端。全新进化的RF卡口镜头热销,去年有些还要加价才能买到。放眼全球相机巨头,佳能活得算好的。”

  全球市场为何急剧萎缩?

  智能手机产业蓬勃发展 芯片短缺导致传感器价格上涨

  在普通消费者眼中,相机只适合专业人士和拍摄发烧友。并非手机的拍摄效果已经追上了单反,售价1万元的手机,拍摄效果也远不及单反。“单反太重了,携带不方便,而且手机拍摄功能自带美颜效果,美图秀秀等后期处理软件也多,P图方便,不需要像相机那样导出到电脑上再修图。”一位市民说道。

  事实上,随着手机摄影性能的不断提升,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全球照相机市场也开始不断萎缩。

  近11年来,数码相机出货量从1.2亿台下跌至不足1千万台,降幅达93%。据CIPA(日本相机映像机器工业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数码相机出货量仅为888.6万台,比2000年时1034.2万台的出货量还要低。2021年1-10月,中国数码相机市场共销售数码相机101.5万台,其中,微单相机销量达到59.2万台,固定镜头相机销量仅为20.3万台。

  据互联网消费调研中心ZDC的报告,随着微单相机的快速崛起,2021年中国消费者购买相机时,超六成首选微单相机,而固定镜头相机关注度仅为9.38%。

  另一方面,伴随着芯片短缺导致的传感器价格上涨趋势,也有业内人士预测全球数码相机2022年的市场情况或将更加严峻。

  佳能方面,作为国际相机品牌巨头,财报显示,佳能净销售额已连续三年下滑,由2017年的4万亿日元下降至2020年的3.2万亿日元,经营利润也经历了连续两年的下跌,由2018年的3425亿日元跌至2020年的1105亿日元。

  佳能并不是唯一被市场抛弃的,2017年10月,尼康中国宣布停止主要从事数码相机、数码相机用组件制造的尼康光学仪器(中国)有限公司的经营;2018年4月,相机的制造厂商卡西欧宣布退出卡片机生产业务;同年,奥林巴斯在深圳的工厂也宣布停止运营,遣散1000多名员工。

  佳能珠海停产

  并不意味着佳能业务停摆

  佳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御手洗富士夫在2021年接受日媒采访时表示,佳能将结束旗舰数码单反相机的研发与生产,今后只生产无反相机以及中低端单反相机。不少人将此解读为佳能放弃单反,事实上,虽然近两年手机摄影发展迅速,但佳能高端单反需求量并没有减少,一位摄影爱好者向记者表示,佳能高端单反“抢着买都买不到。”

  另外,佳能也在积极布局多元化业务,如今已取得一定成效。

  根据佳能集团发布的2021三季度财报数据,2021年第三季度集团营业额为8333亿日元,同比增长了9.8%;实现毛利3880亿日元,同比增长了18.4%,净收入则同比暴增了196.1%。

  具体业务领域,佳能的打印业务领域实现营收4592亿日元,同比增长6.8%;影像业务领域实现营收1538亿日元,同比增长9.3%;医疗业务领域实现营收1157亿日元,同比增长9.8%;产业设备等业务领域实现营收1304亿日元,同比增长25.6%。

  其中,在影像业务领域,佳能表示,在可换镜数码相机方面,全画幅专微相机EOS R5与EOS R6的整体销量与去年同期保持在相同水平。2021年第三季度相机营收同比增长了9.9%。

  在网络摄像机方面,受到疫情影响,在原有防范与灾害监控等需求之外,如远距离监测以及掌握人群密集度等多样化用途增加,相关销售活动得到进一步强化,佳能预计全年销售将获得19%的增长。

  综合界面新闻、时代财经、第一财经、中国基金报、华夏时报、扬子晚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