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2年6月23日 星期

国家拟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 医药商业股集体爆发

业内人士:进一步明确自营和第三方平台的界限

  资本市场表现不同

  药易购(300737.SZ)“20cm”涨停,报36.06元/股;第一医药(600833.SH)和漱玉平民(301017.SZ)也涨停,分别报10.2元/股和19.15元/股。此外,大参林(603233.SH)、老百姓(603883.SH)、健之佳(605266.SH)、益丰药房(603939.SH)等涨幅均在5%以上。

  截至收盘,阿里健康跌13.85%,报4.79元,总市值647.53亿;京东健康跌14.83%,报53.4元,总市值1697亿。

  6月22日,“国家拟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的消息一度冲上了微博热搜榜第二位。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国家药监局综合司近日公开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意见。与此同时,国家药监局举办系列座谈会,广泛听取各级药品监管部门、国内外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医药行业学会协会和专家学者的意见建议,就修订过程中的焦点问题进行深入研讨。目前,公开征求意见已经正式截止。

  值得注意的是,《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

  医药商业股多股涨停

  第三方平台“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

  受此消息影响,6月22日,医药商业股午后集体爆发。截至收盘,药易购(300737.SZ)“20cm”涨停,报36.06元/股;第一医药(600833.SH)和漱玉平民(301017.SZ)也涨停,分别报10.2元/股和19.15元/股。此外,大参林(603233.SH)、老百姓(603883.SH)、健之佳(605266.SH)、益丰药房(603939.SH)等涨幅均在5%以上。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此次《征求意见稿》中,新增第三方平台管理义务等,对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做出具体要求。

  其中,第八十三条规定,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应当向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备案,未经备案不得提供药品网络销售相关服务;应当建立药品网络销售质量管理体系,设置专门机构,并配备药学技术人员等相关专业人员,建立并实施药品质量管理、配送管理等制度;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

  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应当对入驻的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资质进行审查,对发布的药品信息进行检查,对交易行为进行管理,并保存药品展示和交易管理信息。发现药品交易行为存在问题的,应当及时主动制止,涉及药品质量安全的重大问题的,应当及时报告药品监督管理部门。

  京东健康、阿里健康下跌

  两大平台2021年网上药店药品销售额为368亿

  据米内网数据,2021年中国实体药店和网上药店(含药品和非药品)总的销售规模达7950亿元,同比增长10.9%,其增速在近两年保持双位数增长。其中,实体药店(含药品和非药品)占比达71.9%,网上药店(含药品和非药品)占比28.1%。按此计算,2021年中国实体药店(含药品和非药品)的销售额为5716亿元,网上药店(含药品和非药品)为2234亿元。

  网上药店(含药品和非药品)再进行划分,2021年我国网上药店市场药品销售额达368亿元,同比增长51.49%。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京东健康(06618.HK)曾在2021年年报中指出,京东大药房是京东健康自营业务的主要载体,其自营业务收入为262亿元,同比增长56.1%。截至2021年,京东物流(02618.HK)在全国范围内共有19个药品仓库。

  据阿里健康(00241.HK)2021年报,其营收为205.77亿元,其中阿里健康品牌运营的自营药房药品收入占比达64%,即约131亿元。

  截至昨日收盘,阿里健康跌13.85%,报4.79元,总市值647.53亿;京东健康跌14.83%,报53.4元,总市值1697亿。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邓凌瑶

  新闻观察

  加强第三方平台监管成趋势

  近年来,“互联网+医疗健康”模式市场接受度广泛提升,也使得医药电商行业跨入发展快车道。此次《征求意见稿》中,对新增的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相关监管内容备受关注。

  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是连接处方和药品配置流转的重要平台,《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电子商务法》等均对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的定义、义务以及禁止性条款和相关处罚进行了规定。

  据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市华卫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邓利强介绍,“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简称“第三方平台”,其定义在国家药监局2020年发布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进行了明确:“第四条:从事药品网络销售、提供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服务,应当具备相应资质或者条件,遵守药品法律法规、规章和规范,依法诚信经营,保障药品质量安全。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以下简称第三方平台),则是指在药品网络交易中提供网络经营场所、交易撮合、信息发布等服务,供交易双方或者多方开展交易活动的法人组织或者非法人组织。”

  近年来,国家在政策层面对医药电商的发展总体上是大力支持的,并且不断出台相关利好政策,积极破除阻碍行业发展的各种壁垒。特别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极大改变了人们问诊、购药习惯,在线问诊量猛增,医药电商业务也随之快速增长。与此同时,国家也在积极将医药电商纳入合法化、规范化发展轨道。

  据商务部《2020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2020年医药电商直报企业销售总额达1778亿元,占同期全国医药市场总规模的7.4%。其中,第三方交易服务平台交易额708亿元,占医药电商销售总额的39.8%。

  对此,邓利强表示,近年来,网上购药已经成为社会大众依赖的一种模式。但是,一些案例表明,在网上购药可能会出现虚假药店、不合格药店、虚假广告等问题,导致患者很有可能购买到并不合规的药品。由于医药电商本质是流量主导的市场,拥有大流量的第三方平台一直是这个市场的主流,所以,从侧面反映出,加强对第三方平台的监管已经成为一大趋势。

  随着第三方平台的药品零售市场规模越来越大,国家也将进一步明确相关的管理义务。如此次新增的第八十三条中明确规定: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据参加过国家药监局座谈会的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国家药监局对于医药电商平台在自营和第三方业务的界限将进一步予以明确。

  此外,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电商平台业务负责人在接收记者采访时表示,看到《征求意见稿》的第一反应就是现在做第三方平台的企业以后就不能做自营了,因为它明确规定,第三方平台不能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但实际上,可以反过来看,这一新政最大的意义在于,进一步明确了自营和第三方平台的界限,要求现在的电商平台要么纯粹进行自营药品销售业务,要么纯粹做一个第三方平台。“换言之,该政策落地后,不允许药品网络销售平台,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

  据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