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2年7月26日 星期

网红游乐项目一天连发两起事故 造成一人死亡一人受伤

如此“步步惊心” 如何让人走得放心?


  天津市蓟州区九山顶景区的“步步惊心”项目发生游客坠落事故

  ■ “步步惊心”网红悬空游乐项目在同一天内发生了两起事故。7月22日,湖北恩施地心谷景区一名10岁儿童玩“步步惊心”项目时坠桥,致腰椎、胸椎骨折;在天津市蓟州区的九山顶景区,一名游客在玩“步步惊心”项目时,突发身体不适导致昏迷,在工作人员救助过程中坠落,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目前,涉事项目均已关停整顿。

  ■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步步惊心”项目存在监管空白。多名游艺设备制造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步步惊心”并不属于特种设备,在建造上并没有统一标准。而在安全装备的选择上,该项目没有强制性规定,也无行业标准,不同游艺设备制造公司也有所差别。

  ■ 华侨大学旅游安全研究院教授殷杰表示,目前这类网红项目国标、质量标准、安全标准几近空白。应该明确高风险项目的主管单位、监管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标准。

  事故连连

  游客悬挂“步步惊心”吊桥

  救援中途坠落不治身亡

  7月23日,湖北恩施地心谷景区一10岁儿童从景区“步步惊心”项目不慎坠落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引发关注。据景区通报,事发时间为7月22日,男孩坠落致腰椎、胸椎骨折,暂无生命危险。目前该项目已关停。无独有偶,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获悉,7月22日当天,天津市蓟州区的九山顶景区也发生了类似事件。

  据网传视频显示,该景区同类“步步惊心”的吊桥中部,一名疑似昏迷的男子被安全绳缠着,挂在悬空桥下方。三名身着便服的人员试图上前施救,把吊着男子的绳索向桥上拉。然而,男子的身体接近桥面时突然从绳索中脱出,随后向下坠落。

  7月23日,天津市蓟州区宣传部工作人员和景区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了此事。目前,具体情况正在调查和处理中。另据青蜂侠报道,据当地工作人员表示,事发时该游客突发身体不适,随后昏迷。坠落后,该游客抢救无效去世。

  九山顶自然风景区旅游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先生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后,景区立即关停了涉事项目。景区会积极与家属沟通、协调赔偿事宜,妥善处理好此事。

  据九山顶景区公众号介绍,九山顶自然风景区位于蓟州区下营镇境内,景区有一座玻璃板连接而成的玻璃吊桥,浮空数百米,横跨山间。外观上看疑似上述发生游客坠落事故的吊桥。此外,景区中还有“空中自行车”、“悬崖秋千”、“高山滑索”等项目。

  质疑声音

  天津九山顶景区事故中

  施救人员的操作或存在错误

  “步步惊心”游乐项目经营者是否提前告知项目风险性?据王先生介绍,项目入口处都设有提示警示通知。“像这种高风险项目,入口旁边有提示,心脏病、高血压这类突发类疾病不宜体验该项目。”

  那么,除了安全提示,项目经营者、工作人员的安全培训是否到位?是否配备必要安全保障设备?

  蓝天救援队员李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天津九山顶事故中,施救人员的操作或存在错误。从视频中可以看出,缠在被困人员身上的绳索并不牢固,在往上提的过程中,绳索铆点发生位移,最终男子从绳索中脱落。遇到此类情况,不应急于把被困人员的身体向上拉,而应该先打好绳索的铆点,固定住受困者的身体再进行施救。

  另外,一位从事景区高空游乐项目建设的业内人士周先生透露,根据现场视频来看,在湖北恩施地心谷景区的坠桥事故中,或许存在安全绳捆绑不到位的情况。“这是因为安全设备没有检查造成的,导致安全绳脱落了。也可能跟体验者是小孩子有关,成人和小孩子的安全绳尺寸不同,工作人员没有调整好安全绳,导致小孩子从安全绳里掉了出来。”

  记者注意到,此类惊险刺激的高空素质拓展项目在全国多地A级景区都有设置。周先生透露,除了安全绳,还可以在桥下配置安全防坠网,形成双保险。但不少景区经营者出于美观等考虑,往往不会在桥下加装安全网。

  律师观点

  若景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需承担行政处罚和民事赔偿责任

  对于这类事故,景区该承担何种责任?四川一上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林小明律师表示,如果最终调查结果能够确认系景区的原因造成了相应事故发生,则景区需要承担行政处罚和民事赔偿责任;如果构成犯罪,并达到了相应的立案标准,那么应当依法追究其相应的刑事责任。

  根据《民法典》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机场、体育场馆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若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林小明律师告诉记者,根据上述规定,若景区未尽到应当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由此造成游客人身或财产损失,那么景区就应当按照法律规定承担侵权责任,根据相应的侵权赔偿标准进行赔付。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分析,作为公共场所的经营者和管理者,应保障相关场地的基本安全,如设立警示牌、保证地面不湿滑、进行必要的安全提示、安全培训、配备必要的安全保障设备等,否则造成他人损害,必然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央 | 广 | 网 | 评

  “步步惊心”决不能成“步步夺命”

  “步步惊心”变成“步步夺命”,两起事故给当前暑假旅游活动敲响警钟:一些景区对旅游设施的检查维修还不到位,部分游乐项目存在安全隐患,旅途可能变成险途。目前,涉事景区已经关闭,进行内部整顿,各地景区则要引以为戒,全面排查安全隐患,堵上安全漏洞,避免重蹈覆辙。

  近年来,为吸引游客前往“打卡”,一些景区竞相推出悬空桥、摇摆桥、玻璃栈道、空气城堡等新兴游乐项目,并借助短视频等新媒体传播来提升名气。旅游产品推陈出新值得肯定,但游乐设施的设计规划、日常运维和安全管理等必须要符合相关标准,安全保障措施更要做到万无一失,景区和监管部门要承担起确保游客人身安全的责任。

  旅游是为获得身心愉悦。悬空桥等这类带有冒险性质的游乐项目,需要体验者具备相应的身体素质和反应能力。游客在体验之前也要考虑自身条件,三思而行,不轻易把自己置于险境。景区更要对冒险性游乐项目做到警示在先,只有确保安全无虞,方能不辜负旅途上的美景,收获更多美好与舒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语琤 杜玉全 陈怡帆 蓝婧 综合中国之声、央广网

  透|视

  事故连发背后:

  安全质量标准几近空白

  每一步都走得“惊心”

  公开资料显示,“步步惊心”是一种高空隔空步道项目,通常架设在峡谷、河流等地方,因颇具挑战性而受到游客喜爱。然而,由于该项目发展较晚,相关规范较为缺乏,或存项目建设标准不统一等问题。

  多名游艺设备制造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步步惊心”并不属于特种设备,在建造上并没有统一标准,“他们不属于特种设备,根本就没有标准。”

  他们均表示,在给景区建设好项目后,会就游艺设施的安全管理对景区工作人员培训。河南一家游艺设备制造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在设备使用过程中,我们会给使用单位提出设备相关检验的一些要求,比如日检、月检和年检的内容。”

  以安全装备为例,其表示,安全装备分为游客身上穿戴的装备、保护绳及安全扣,“安全装备的吊点、连接处,使用单位在日常使用前需要重点检查”。该工作人员表示,只要安全设备出厂时是合格的,“在它使用寿命内,如果产生质量问题,多为表面上的破损,都是肉眼可见的。”

  “步步惊心”项目部分设备的零配件具有一定使用寿命,需到期更换。就安全装备而言,该工作人员表示,安全装备的使用寿命一般不会超过一年,“我们会提醒督促使用单位更换,但是否更换要看使用单位具体情况了。”

  而在安全装备的选择上,“步步惊心”项目没有强制性规定,也无行业标准,不同游艺设备制造公司也有所差别。记者发现,有的游艺设备制造公司“步步惊心”项目配套的安全装备为半身式安全带,有的为全身式安全带。

  华侨大学旅游安全研究院教授殷杰表示,从湖北恩施和天津蓟州发生的两起“步步惊心”安全事故现场视频来看,如果该类高空高风险类项目有安全网、隔离网或者安全气垫等防护措施,即使游客坠落也不会造成伤亡,“从我个人体验和行业观察来看,这类项目确实普遍存在没有完备的安全防护措施,安全网等防护设备往往处于缺失状态。”

  此外,殷杰表示,目前这类网红项目国标、质量标准、安全标准几近空白,“《特种设备目录》中的特种设施设备才会纳入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的监管。而目前这类悬崖秋千、“步步惊心”等网红项目大多都不在《特种设备目录》之内,也尚未有统一的行业标准,尤其在安全监管、质量保障等方面几乎处于空白状态。”

  殷杰告诉记者,针对这些并未纳入《特种设备目录》的高风险旅游项目,在安全监管上,应结合前国家旅游局曾编制的《高风险旅游项目目录》,明确高风险项目的主管单位、监管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标准。